可以和你、其他同路人互相扶持,是令我走下去的力量

發佈日期 2024 年 2 月 27 日

可以和你、其他同路人互相扶持,是令我走下去的力量。

Alan:

依兩年我人生好似坐過山車咁,由聽到聲開始返唔到工,到察覺得自己有問題,個心唔接受,之後終於去睇醫生,有咗思覺失調依個名,學習去接受,乖乖地食藥,努力復康,我以為自己已經好咗好多,但一下子又好似打回原形。尋日我係ig story度講我去覆診嘅事,之後我發現follower少咗三個,甚至唔敢去睇係邊三個fd unfollow咗我。依件事講比人聽好似好小事嘅,但我一諗起就好唔開心,自從有咗精神病,唔好話識新朋友,以前嘅朋友我都疏遠哂,我只係想同人有返啲連繫姐,好多人同我講過人只可以做好自己,唔好執著係自己控制唔到嘅事度,但係……我只係覺得點解人生咁苦?就算我幾努力都好,都係好無奈,依種無奈係滲透喺日常生活嘅點點滴滴入面,我就只可以忍氣吞聲咁硬食。

阿康上

阿康

「與疾病共存」這幾個字說起來容易,但知易行難,我們的生活的確不是濃縮為兩小時的勵志電影。當日常充滿了一些點點滴滴皆是自己無法控制,累積的影響之大足以令人筋疲力盡,而這些微小的細節往往很難開口向人傾訴,即使開了口,得到了別人的安慰、建議,心中角落還是有揮之不去的孤獨感,卻仍說服自己要感恩,把這股心情藏起來。

與人有連繫,好像對大部分來說理所當然的事,對很多復元人士來說其實是一個大難題。我亦曾經覺得身邊所有朋友都是壞人,甚至和幾個朋友大吵架,一氣之下把所有人的 ig帳戶、電話號碼全部刪光。回過神來,我看到自己如此「乾淨」的電話,才發現自己親手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孤島,連那種 hi bye friend 也失去了。

之後我曾經找回一些朋友的聯絡方式,鼓起勇氣約他們出來聚舊,談自己的失常、向他們道歉,但我們的關係也無法回到從前一樣,這也是我努力也無法解決的事, 同樣只能感到無奈。現在我有了一些新朋友,但老實說,我對人際關係仍然十分敏感,對新朋友介紹完自己之後我都會特別留意對方反應,想到疏遠我的人的確感到無奈,我跟自己說可以做的就是好好對待仍在我身邊的人吧。

阿康,我不是心理學家、社工或輔導員,但謝謝你一直願意跟我傾訴你的感受,當然,即使我們同患思覺失調,但我們的足跡也不會完全相同,只是希望我和你的連結,可以讓你在這條路上感到無奈時,知道有人亦曾體驗過當中某些無奈,而這種無奈不是微不足道的。這亦不是單向的攙扶,可以和你、其他同路人互相扶持,亦是令我走下去的力量。

Alan

留低你的心聲或筆記

登入或成為會員,將開通筆記功能留下你的心聲。

更多文章

不如……是旦啦!

是旦主義(Sidanism)提倡放下自在的人生哲學,相信「唯有認真地是旦,才能對抗現實的荒謬」 。

學業成績只是裝備往後人生的其中一件事

「明明我連吃飯也是『快快手』 ,已經盡量花最多的時間在功課和溫習上, 為甚麼我的成績卻毫無進展?」 「我越希望自己的成績進步就越覺得難以集中精神學習,我最近根本看不進課本裡的內容。」 「無論我多努力,成績也不會有任何改善…… 我覺得我的未來一片黑暗。」 你的腦海出現過這些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