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病悉感》

發佈日期 2023 年 10 月 5 日

病悉感 – Jacinthe.H

「那是一場掠奪所有感受力的,無硝煙的持久戰,我似乎無法再感受到任何快樂了!」

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,時間和世界被蓋上了一層灰濛濛的迷霧……

文字與圖像,是我從小到大與世界聯繫的方式,也是我這一段路的陪同者。那段時間裡,我曾經這樣描寫我的夢:「那是一個漏斗狀的樓梯無限延長的狀態,看不見底,直覺往前走,走到盡頭猛然回頭自己還處於樓梯的頂部,找不到出路。而每一個踏步下,階梯顏色隨著時間的光影不斷變換,彩色時儼如彩虹世界,騰然於黑白交加之處。如徘徊於潘洛斯階梯(見文末),努力尋找卻沒有任何出口,漸漸地我開始絕望了,我疲倦了,我也決定放棄了。」

我開始發燒,一種無法停止的低燒狀態,後頸部分開始無法控制地僵硬,手腳無法控制顫抖。因為醫生懷疑我患上了腦膜炎,我要到醫院抽血,驗尿,照X-Ray和腦斷層掃描,而其實無視問題的根源才是我最關鍵的問題……當頭棒喝的聲音進入我的腦殼裡:你知道自己怎麼了,你該正視問題了!

2020的年初,和舊時的老師淺談後,我開始了自己的治療之旅。初期,醫生告知我是屬於中度至重度憂鬱和焦慮,需要吃藥和進行心理輔導。後來覆診時,因為情況的不同,中期確診為躁鬱症,那是在情緒兩極遊走的病症。似乎找到了真正的病症,現在該做的是對症下藥,找回原本屬於自己的快樂。

接下來的時間裡,在藥物的輔佐下,失眠得到了改善,急性子的我知道自救是最快的方式,所以我按時吃藥,努力做運動,制定目標前進。查閱不同的心理學和精神健康方面的資訊,了解自己到底怎麼了。

所有記憶所扣緊的畫面,症狀如同走馬燈回放在眼前。追溯到第一次情緒大幅度崩潰的時候,是在我的高中生涯,維持了一段時間。每晚凝視著天花板無法入眠,強撐著自己微笑,無力感的折磨,肆無忌憚的哭泣,低迷而絕望。原因是什麼,我知道具體是源自於家庭、學業,更多的是自身的執著。我知道自己出了點問題,倔強地認為自己可以面對,所以忽視了自己的情緒,習慣性地壓抑。

壓抑而無法表達的情緒是一個壓力煲,長期的低氣壓與抵制情緒的到來,會讓處於瓶頸期的自己徹底爆發,甚至奪取原本屬於自己的感情,那是行屍走肉的我,那是失去七情六慾的我。不斷翻騰的胃酸,導致我吃甚麼吐甚麼,一踏出家門口,手腳止不住的顫抖;後背似乎有千萬條細小的針刺著,那股灼燒感,那道壓抑在心口的窒息感。我知道我病了,而且我病得不輕,但倔強依舊讓我選擇不面對。我一直忽視源自於身體的警告和信號,直到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那身體帶給我的不適與呈現在夢境中的詭異畫面就是「病悉感」。

身體會提醒你,因為執拗的情緒讓身體出現了與往常不同的反應,最愛你的是自己的身體,它在用一切的方法告訴你,你需要好好照顧自己,你需要尋找治癒自己的方法。而那些莫名其妙的低落感,是在告訴你需要慢慢地暫停一下,你需要休息;身體出現的不適,是在發自本能地保護你自己;來自內心的亂成麻繩的思緒,是在告訴自己,我們需要釐清下自己。

暫停一下,休息一下,尋找幫助是我們最快的方法,它將會提供不同的方式讓我們更加了解自己需要什麼,知道如何面對無助的時刻,該如何處理和面對。

註: 潘洛斯階梯(英語:Penrose stairs)是一個有名的幾何學悖論,指的是一個始終向上或向下但卻無限循環的 階梯,可以被視為潘洛斯三角形的一個變體,在此階梯上永遠無法找到最高的一點或者最低的一點。

 

分享者簡介:

   

Jacinthe.H

躁鬱症患者,精神健康倡議者。以攝影及文字作為渠道表達來自內心世界的畫面。她希望透過分享自己治癒道路上的點滴,給予同路人一份鼓勵。 

留低你的心聲或筆記

登入或成為會員,將開通筆記功能留下你的心聲。

更多文章

不如……是旦啦!

是旦主義(Sidanism)提倡放下自在的人生哲學,相信「唯有認真地是旦,才能對抗現實的荒謬」 。

學業成績只是裝備往後人生的其中一件事

「明明我連吃飯也是『快快手』 ,已經盡量花最多的時間在功課和溫習上, 為甚麼我的成績卻毫無進展?」 「我越希望自己的成績進步就越覺得難以集中精神學習,我最近根本看不進課本裡的內容。」 「無論我多努力,成績也不會有任何改善…… 我覺得我的未來一片黑暗。」 你的腦海出現過這些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