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患上情緒病了,應否辭職休養呢?

發佈日期 2024 年 5 月 9 日

我患上情緒病了,應否辭職休養呢?

黃姑娘: 

依一年入面,我好似係天堂同地獄之間來回,真係好辛苦。上年我升咗職,唔單只要做多好多野,仲要管人,但依個機會好難得,我唔想令人失望。

 

個期個腦每分每秒都諗住公司野,一開始我每日都ot,七點鐘就返到公司做野每日淨係瞓三四個鐘都唔會覺得攰,個陣我覺得自己好犀利,諗咗好多野想改善條team,甚至想改善成間公司嘅運作,因為加咗人工,我又會買好多嘢嚟獎勵自己,甚至人生第一次碌爆卡。點知冇幾耐我開始有下屬遞信走,一個接一個,走咗一半人,公司其他人又會講閒話,個陣我好大壓力,不斷諗自己係咪做錯嘢,夜晚瞓唔著,早上係張床上面又完全唔想起身,一諗起返工我就好驚,有時我仲會聽到聲,啲聲鬧我無用,我真係覺得好辛苦,有時想衝出馬路比車車死算。 

  

 

我屋企人好擔心我,於是同我一齊去睇精神科醫生,結果我被診斷出躁鬱症及思覺失調。我嘅工作完全被依兩個病搞亂哂,就算好簡單嘅嘢,依家要用多三四倍時間嚟完成,工作愈積愈多,我就愈焦慮,有時我會匿入廁所喊。我唔想比人知我有病,係公司我都會避開啲同事,但又驚佢地覺得我好怪。每日返工對我講黎都好似地獄咁,我覺得自己依家只係格硬留係度,我有諗過辭職,但依份工都算高薪厚職一辭就未必搵得返,以後搵工可能又會被人問三問四。我又諗一辭工我就係無業遊民,咁大個人留係屋企唔做嘢,真係好難接受… 

阿心

 

 

阿心 

從你的文字中感受到你面對的矛盾,工作在你心中十分重要,因此即使現時情緒負荷過重,仍難以下決定。工作一直以來都是體現自我價值的其中一個標準,因此我們都會害怕失去工作,因為這樣可能就無法感覺自己的價值,一旦讓自己休息,我們便會自我批判,甚至有一種浪費時間的想法,感到自責、內疚。 

 

每個人都有自己固有的生活模式、人生目標,不少復元人士在患病初期都會面對一個難題:現時的自己好像無法再做到以往習以為常的事,因此會對自己失望,這時我們的思考方向專注在「過去」;同時如我們亦常常會擔心未來自己能否做到自己的目標,想著未來要如何進步,這時我們的思考方向專注在「未來」,但我們其實需要渡過當下,才能走到未來,所以「現在」對復元來說十分重要,你可以問問自己:「怎樣做對現在的自己是最好的?」 

 

改變不代表退讓,個人復元(Personal Recovery)是一個人生命轉化的歷程,在過程中,復元人士會改變心態、目標與角色1,發展出新的個人生活意義,使人跨越精神病所帶來的負面影響。你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先調整生活方式及對自己的期望,例如調整工作量或工作性質,假如你決定辭職,亦未必代表生活變得沒有價值,你可以訂立新的生活時間表,規律的時間會先讓你有安心感,每個人的興趣、潛能和價值觀都不一樣,因此你的復元路(Recovery pathways) 亦是獨一無二的。無論你的選擇如何,記得提醒自己有改變的空間,毋須過份批判自己已作出的選擇,期待你下次的來信! 

 

輔導員 

黃姑娘 

 

 

 

留低你的心聲或筆記

登入或成為會員,將開通筆記功能留下你的心聲。

更多文章

不如……是旦啦!

是旦主義(Sidanism)提倡放下自在的人生哲學,相信「唯有認真地是旦,才能對抗現實的荒謬」 。

學業成績只是裝備往後人生的其中一件事

「明明我連吃飯也是『快快手』 ,已經盡量花最多的時間在功課和溫習上, 為甚麼我的成績卻毫無進展?」 「我越希望自己的成績進步就越覺得難以集中精神學習,我最近根本看不進課本裡的內容。」 「無論我多努力,成績也不會有任何改善…… 我覺得我的未來一片黑暗。」 你的腦海出現過這些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