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為已經忘記,原來身體卻留下了那些說不出口的傷

發佈日期 2024 年 5 月 13 日

紅木櫃子、有點發黃但一塵不染的獎座,阿源又回到了那個熟悉的家。雖然現在的住所離家不過一個小時的車程,但阿源三個月左右才會回家吃一次飯,他對自己說,這是個剛好的距離。飯桌上偶然爸媽會問一句有關工作的事,阿源都會好好回答,之後空氣又再變得安靜。吃完飯之後,阿源回到住所,才感到背部因為一直屈曲著而十分痠痛,他長期在辦公室坐著工作,一直容易腰酸背痛,但這種感覺總是在回家吃完飯後特別強烈…… 

 

相信每個人都曾經察覺自己身體有不舒服的感覺,這些時候大家可能會去求醫,或者向google詢問意見,很多時候,我們問遍了所有人,但卻忘記聆聽無比重要的聲音,就是我們自己的身體。有人會視身體為腦袋的工具,但在完形治療(Gestalt Therapy)的觀點,身體與心理是一體的,因此若我們的心受了傷,身體同時也會有壓力反應,而為了保護自己免受痛苦的感覺刺激,我們往往努力在心中遺忘,而身體則誠實地留下了印記。因此如果覺察是一種能讓我們接近自我的能力,那麼我們的身體就是地圖,按著地圖走,讓我們慢慢走向真實的自己。故事中的阿源在成長過程中常常被嚴厲的父母責罵,在他們面前總是緊張、怯怯的,長大後他不願再活在父母的權威之下,但被檢視、被貶低的感覺其實仍揮之不去。 

 

上述的完形治療就是其中一個鼓勵透過身體去覺察的學派,在一步步接近自我時,可能你會感到不安、害怕,因為暗暗知道這條路將會通往那些令你彷徨無助的傷痛,那麼到底為甚麼我們要去接近那些深藏的傷呢?創辦人Fritz Perls認為,覺察是看見真實的、完整的自己,只觀察,不評價,看見得愈多,我們可以做的選擇便愈多。阿源看見了自己在父母面前仍存在的不安,他多了一些選擇,可以選擇再拉遠一點距離,也可以選擇不改變甚麼,但有所不同的是對自己多了一點理解,我們也會知道,原來今天的我們不用再花那麼大的力氣去逃躲了 

 

我們的腦袋總是在跑,生出一個又一個的想法,有時快得失去方向,與模糊的情緒糾纏,無盡地延伸,好像一團打結的毛線。因此我們需要學習傾聽身體的訊息,照顧自己的感覺,但覺察身體並不是大部分人的習慣,下次我們會談談如何用新的方法走路、呼吸、食飯,喚回對自己身體的覺察。 

   

 

參考資料 

Perls, F.S.,Hefferline, R.F.,Goodman, P.(1951).Gestalt Therapy: Excitement and growth in the human personality.New York:The Julian Press. Google Scholar. 

 

 

若果想了解更多如何處理每天腦海中超過一萬的念頭,可參考頌缽治療師Zero 

如何拆解焦慮感! 

影片連結

 

**利民會「即時通」的熱線服務已於20231227日零時零分正式停止營運。感謝各位過去一直的支持。如面對精神健康上的困擾,請致電「情緒通」精神健康支援熱線18111 求助。 

留低你的心聲或筆記

登入或成為會員,將開通筆記功能留下你的心聲。

更多文章

不如……是旦啦!

是旦主義(Sidanism)提倡放下自在的人生哲學,相信「唯有認真地是旦,才能對抗現實的荒謬」 。

學業成績只是裝備往後人生的其中一件事

「明明我連吃飯也是『快快手』 ,已經盡量花最多的時間在功課和溫習上, 為甚麼我的成績卻毫無進展?」 「我越希望自己的成績進步就越覺得難以集中精神學習,我最近根本看不進課本裡的內容。」 「無論我多努力,成績也不會有任何改善…… 我覺得我的未來一片黑暗。」 你的腦海出現過這些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