壓力的堅持蛻變成彈性的堅持

發佈日期 2024 年 6 月 5 日

大家好,我是Anda 。22年前,我因感冒去看家庭醫生,經過他詳細評估後,診斷出我原來患有焦慮症和強迫症。 由年少時起,我一直相信知識是可以改變命運。可惜,因家庭經濟問題,在中學畢業後只能選擇外出工作,但我仍堅持夜間進修。在工作與學習並存的這段日子,我耗盡了可以付出的精力和時間,放棄了所有的娛樂、消遣、興趣和運動;我甚至經常犧牲睡眠,一邊工作一邊吃飯。漸漸地,我的情緒變得暴躁、低落和緊張,我開始無法集中注意力。即使身體已經非常疲憊,晚上也難以入睡,即使入睡了,也會容易醒來和早醒。

接著,我開始經常懷疑自己是否忘記處理日常事務,例如關閉門窗和爐灶等,情緒變得異常擔憂和焦慮,重複行為也變得更加頻繁。例如放工後,經常會由地鐵站折返辦公室檢查。我也發現自己身體變得虛弱,免疫力下降經常生病。這一切一切令我感到非常困擾,但又不了解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直到因感冒去看家庭醫生,才被診斷出患有焦慮症和強迫症。

最初開始接受藥物治療時,藥物的副作用很快就出現了。我感到頭痛、手顫、口乾和極度疲憊;這些副作用嚴重地影響我的日常生活、工作和學習。一開始,我變得沒有動力去做任何事情,只想整天躺在床上睡覺。大約4星期後,我才開始適應藥物的副作用並感受到藥物的正面效果。然而,醫生原本預計的半年治療期被不斷延長,每次得知需要繼續服藥都會感到失望。至今已過去了22年,我仍需要依賴精神科藥物來舒緩病徵。幸好,得到醫生和家人朋友的持續鼓勵,我深信只要堅持下去,我的症狀一定會有所改善。

在復元過程中,我幸運地得到不同人以不同方式的支持。教會朋友和同路人經常陪伴我處理各種事務,建立不同的興趣。同時,我也嘗試尋求專業的心理輔導和治療,與心理學家一起處理焦慮症和強迫症的症狀。心理治療主要包括認知行為療法(CBT)和暴露療法,這些方法有助於我理解和應對焦慮和強迫思維模式,並逐步減少我的強迫行為。除了專業治療外,我也積極參加相關的精神健康課程和活動,提升自己在身心健康的認識,亦從中學會了如何管理情緒、處理憤怒。 我又學習了時間的規劃和管理,檢視自己的思想架構,自我提醒會否不知不覺地跌入負面的思想陷阱。我理解到健康的生活模式應照顧到個人、家庭、工作、社會等不同生活模疇的平衡。我也增加了重視運動習慣的態度,開始定期打羽毛球、跳舞和行山。

Anda的座右銘: 建立有彈性的堅持

總結來說,儘管我患上了情緒疾病,自己亦曾定性這段時間為人生低谷,復元路上不斷出現未能預計的挑戰;但這些困難卻令我發生了很多改變和成長。 這22年的治療期不是我最初的預期,但這個經歷讓我更加相信我的座右銘 – 「堅持」定必能見到改善。 同時我也學會更有彈性地去檢視面對的挑戰,我開始懂得欣賞自己願意接受自己的不足,在尋求別人的協助之餘,自己亦彈性地調節合理的期望。我不會再只著眼於面前的短暫結果或別人的批判,正所謂「山不轉,路轉;路不轉,人轉」,我的人生目標是如何活出有價值的人生。

儘管焦慮症和強迫症是長期疾病,但這段經歷也讓我更堅強。我相信透過持續的治療和努力,我可以繼續改善我的症狀並達到更好的生活質量。每個人的情況不同,如果你也有類似的困擾,我建議你尋求專業的醫療建議,並與醫生和心理學家合作,以找到最適合你的治療方案。我希望透過個人經歷的分享,為各位同路人打打氣。

分享:Anda,焦慮症及強迫症復元人士,義工,基督徒,現職朋輩支援員(半職),香港公開大學通識教育副學士,努力尋找人生意義、投入生活與工作,現正學習減體重。

元路上溫馨提醒:

若你想檢視自己的壓力指數,可按此

元路上,好的風景,壞的風景,我們一起走過。 

留低你的心聲或筆記

登入或成為會員,將開通筆記功能留下你的心聲。

更多文章

不如……是旦啦!

是旦主義(Sidanism)提倡放下自在的人生哲學,相信「唯有認真地是旦,才能對抗現實的荒謬」 。

學業成績只是裝備往後人生的其中一件事

「明明我連吃飯也是『快快手』 ,已經盡量花最多的時間在功課和溫習上, 為甚麼我的成績卻毫無進展?」 「我越希望自己的成績進步就越覺得難以集中精神學習,我最近根本看不進課本裡的內容。」 「無論我多努力,成績也不會有任何改善…… 我覺得我的未來一片黑暗。」 你的腦海出現過這些想法嗎?